婉如清扬散文

发布时间:2020-02-13

  野有蔓草,零露波兮,有美一人,清扬婉兮。邂逅相遇,适我愿兮。

  在那凄凄绿草的野外,蝴蝶儿在花丛中翩跹飞舞,野花儿开的自由自在,绿水淙淙流过山石间,莺飞草长,人间三月天,桃红满春江,花红飘山醉.

  你与我不约而遇在那山野间,那时没有手机没有电脑,谁也没约过谁,谁也不知道谁,但我们总是如那《诗经》里经典的词句:“野有蔓草,有美一人,清扬碗兮。”在那草露未干,清新的田野里,你我就那么不期而遇了,你提着竹篮在挖野菜,我无意野外自在的游玩,听鸟语,看流云,摘野花,捉虫儿扑蝶忙。

  你看见了我总是捋一把花朵遮挡在面前,越是想藏躲你的美貌,越是弄巧成拙,让你的美赛过了那朵朵桃花艳,粉红的笑脸,一弯细眉儿徐徐入鬓,你就仿佛一朵轻云刚出岫轻轻飘进我心田,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忽闪着梦样的诗句,就那么迷离的与我双眼相碰,正和了我心愿,我不知要多么心满意足,真想给天给地磕上几个头,感谢我们不期的相遇,并不华丽,却是最美好的邂逅。

  野有蔓草,零露瀼瀼,有美一人,婉如清扬,邂逅相遇,与子偕藏。

  我满怀爱意,向你献上我最动人的歌声,表答着我的心意,我要你嫁给我,我要娶你回家里,一生一世来珍爱你,把你藏在心里梦里也不够,要爱你天老荒,要爱你海枯石烂,化灰化烟也要同你在一起,在一道。

  你却是羞羞答答不肯回答,笑靥里藏满了是你的温柔,灿烂的阳光洒在你娇美的脸儿上,但见你长发飘飘在风中,唇绽樱颗,榴齿似含香。我已陶醉你的眼波里,你是我的最爱,我已不能自拔,我要取你,要你做我的新娘,要你与我过一辈子,就一辈子足已。

  你听到我的歌声,故作不懂,想绕开我走掉,可你偏偏将鞋子陷进草塘水边泥泞里,你赤着莲瓣一样瓣的一瓣小脚丫,越加羞涩的袅娜在水边,让我联想起了水边的阿狄丽娜,高贵美丽可人儿。心儿已将那天边的云儿当作了琴,我用心儿为你弹奏一曲钢琴曲:《水边的阿狄丽娜》可你比她还要美,纯净的如诗般,你婉若清扬。

  我毫不犹豫地下到水塘中为你将鞋子找回,提着那小巧玲珑的比水晶还要闪我双眼的鞋子慢慢走到你身旁,近距离的与你对视,听到你心儿“咚咚”,看你脸儿红若春桃,眼儿如一潭清水彻底的清澈。递给你鞋子的一瞬,连同心儿也一起给了你,穿进去的一瓣小莲瓣,也瞬间被我温暖,你不再躲闪,羞羞得笑说:“谢谢你。”“怎么谢?谢什么?拿什么谢?”我步步紧逼的故意问。

  你一时间没了主意,看我竟不知咋回答好了。我说:“不用我来替你回答吧。”

  “那就替我答答看。”你有些委屈的娇羞着说。

  “好,很好,非常好。何不就嫁给帮你提鞋的人,罚他给你提一辈子咋样呢?”

  突然间,从天空里飞来了无数只飞鸟,蝴蝶儿也从花丛中翩翩地向我们飞来,一朵朵花儿瞬间在绽放,花香顿时浓染得河水湍急流淌,白色水鸟底底私语,一时找不到回家的方向,却见绿草茵蕴风光无限,天地都在为我们祝福,为一对相爱的人沉醉。

  恰似那句:有美一人,婉如清扬,邂逅相遇,与子偕藏。

  微风儿拂面,你我亲密的相牵着手儿,踏着春风你我一起往天老地荒里走。